学习、分享、快乐

隐身帽

[03-29]   来源:http://www.mp3-ytb.com  民间故事   阅读:338

隐身帽,本站还有更多关于民间故事,民间故事大全,中国民间故事,四大民间故事的文章。
正文:

隐身帽

很久以前的一个大年三十,一个衣衫褴褛的孩子瑟缩着身子在大街上走着,他是这个镇上王财主家的羊倌,因长得又瘦又小,人们都叫他小点。

小点放了一年羊,这天王财主给他也放了工。但是经王财主七算八算后挣得的两文钱,现在还拿不到,叫什么制约金,等过了年到王家再上工时才能给。

小点两手空空地回了家,无精打采地钻进了八面漏风的破草屋。在有钱人家庆祝新年的洋洋喜气中,他不禁想起了父母。他们很疼爱他,刚刚懂事就让他在村里私塾读书,谁知还没读上一年灾难就降临到了他们家。那年发大水,他的父亲被县官征召去堵决口,就再没有回来;家中的二亩薄田也被王财主以交河渠费为由霸占了。他的母亲找官府理论,被判了个诬告,一气之下投河自尽了。从此小点就过着乞讨流浪的生活。等他渐渐长大了,就被王财主叫去当了羊倌。

他又饥又冷的度过了漫长的一天。到了晚上,冷得再也无法忍受了,于是悄悄跑到王财主家场院,见四外没人,扛了一捆柴禾就走,可没走出几步,闪出一个人影,一把手抓住了他。这个人是王家的保镖李二。小点胆怯的望着这凶神恶煞般的李二,慌忙求饶:“李叔,放了我吧。”李二狡诈的一笑:“说得轻巧,走!”小点被抓到了李二的住处。李二用大手使劲儿一提,小点的两腿就离了地,然后被扔到了炕上。李二说:“放了你可以,不过你得每晚给我捶背洗脚。”小点不敢说半个“不”字,立即就给李二捶背,捶完背就端洗脚水,一直忙活到午夜接财神的时间。这时,李二乜斜着眼睛对小点说:“走吧,明晚再来。”小点怯怯地恳求说:“叔,我还饿……”李二舒服的伸伸腰,打个哈欠,指了指外屋的猪食锅,“吃顿去吧!”

小点吃了一顿猪食,然后扛了一捆柴禾,回到了家里。这时候鞭炮声又响了,小点明白,这是有钱人家接财神的炮声。他望了望流光异彩的天空,心想,有钱的人接财神,人家就发财;穷人家接财神,结果还是受穷。他想来想去,干脆他不接财神,他要接穷神。怎么接呢?要是接财神,桌上得摆上鱼肉、鲜果,烧香点蜡烛,他做不到。他把家中唯一的一张三条腿的破桌子摆在了门前,捡了几个土块算是供品摆上,拿来一束干柴点着了算是香,把一串蓖麻籽点着了算是蜡烛。然后,学着接财神的样子在旁边跪下祷告着:“人家年三十夜都接财神,我小点是地地道道的穷人,今天我就接穷神,穷神爷你上我家来吧,我小点不怕穷,不求别的,就图保佑我吧!”

说也奇怪,据说年三十夜里是各路神仙下凡的日子。当然,穷神也在其中,不过没有一家接穷神的,穷神只是跟着走走而已。所以当众多的神仙走过来时,偏偏今年就遇着这么一个接穷神的。穷神觉得奇怪,自言自语说:“还有接我的,好!接我就到。”

穷神走进荒疏破落的小院,瞅瞅这奇特的供品,又瞅瞅穷孩子的虔诚膜拜,会心地笑了。自己终竟是穷神,世上各类神仙都有庙,惟独穷神没有庙,连个栖身的地方都没有,现在这穷孩子来接我,我给他什么礼品呢?心里一阵酸楚,就把头上的一顶又旧又破的帽子摘下来,趁着小点磕头的当儿,把帽子往桌子上一放,卷起了一阵风离开了。

小点磕完头,见晃悠悠的蓖麻灯下的供桌上多了一顶帽子。他很吃惊又很激动,用颤抖的双手拿起帽子,仔细一看令他有些好笑。这不是一顶普通的帽子,而是一顶穷人发丧人戴的孝帽,又破又旧,看看帽里子,上面写有一首打油诗:“此乃隐身帽,玄机妙妙妙,遇到困难时,快把穷神叫。”

小点一看是传说中的隐身帽,心里不由得一阵高兴。他开始证实一下这是不是真的。他把帽子往头上一戴,大步流星地走到保镖李二的住处,见李二正坐在热炕头上喝酒吃饺子。小点坐到了炕上,李二却没有发现他。他悄声退出屋外,然后摘下帽子,往怀里一揣,闯进屋里说:“叔叔,给个饺子吃吧。”

李二正喝得面红耳赤,一见来的是小点,大声骂起来:“小放羊的,别他妈的蹬着鼻子上脸,快给我滚,要吃,有猪食――还得别让王财主看见。”

小点一笑,扮了个鬼脸走了。

小点绕过场院,径直向王财主的宅院走来。宅院的门楼上红灯高挂,彩帘缦卷。院子两边站着虎视眈眈的护院,小点大摇大摆地走过,直奔上房,他们却见不到他。

上房屋里,王财主同他的老婆刁氏、儿子胖墩儿正在吃年夜饭。几个奴婢垂手侍侯。小点不管三七二十一,上前抓起炒菜和饺子就大吃大嚼起来。王财主见盘中的饭菜一个劲儿的少。心中嘀咕:莫非是自己的眼睛花了。他拿手帕擦了擦小绿豆眼,用筷子指着儿子胖墩对刁氏说:“这孩子纯粹是个吃材,光长粗不长高,今天午夜的规矩,你当娘的在星星下头给他从脑袋上拔一拔,让他也往高里窜窜。”

刁氏一听,气不从一处来,指着王财主的鼻梁就骂:“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从我嫁给你,你就是三块豆腐高,俗话说,蛤蟆没毛随根种,还不跟你一个样。” 刁氏说到这儿,见胖墩儿面前的菜已经吃光了,向奴婢嚷道:“站着干什么,还不给少爷上菜。”王财主越听越生气:“你就让他吃吧,到头来脑满肠肥,我像他这么大有十个心眼儿,他连一个也没有!”

小点吃的已经鼓起了肚皮,索性嚼了一口炒菜,看准喋喋不休的王财主“呸”的一口,不偏不倚喷了王财主一个大花脸。王财主以为儿子胖墩在撒野报复,一下子怒火中烧,抬起身一个耳光朝胖墩扇来。胖墩挨了打“哇”的一声小驴般的叫起来。刁氏见状,叉开五指,“啪啪”连打了王财主几个耳光。小点见三口人又打又闹又哭又叫,兴冲冲地回家了。

第二天是大年初一,小点把隐身帽一戴,又去了王财主家。

王财主家前来拜年的人络绎不绝。一阵迎来送往之后王财主叫上保镖李二直奔县城,给他的大舅子――当今县长刁得财拜年。

小点来到后房,从柜子里拿出一套合身的衣裤穿了,又换上了一双新鞋,然后直奔帐房。帐房先生不在,他打开钱柜,装了满满一袋金银财宝,拿出九牛二虎的力气出了财主家,直奔那些穷叔叔穷大爷家拜年。

每走一家就放下一些钱,不知走了多少家,最后来到了一座早就断了香火的破庙,同一帮过去在一起要过饭的小伙伴过年。大家买来鸡鸭鱼肉饱餐了一顿之后,小点把剩下的钱都分给了他们,让他们离开这里,回家过日子去。

却说保镖李二随王财主给县长拜年回来,已喝得醉醺醺,往炕上一扎就要睡过去。

正在这时,一个奴才招呼他:“李保镖,老爷喊你,快点儿!”李二唠叨说:“这时候了,还有事,真是的……”说着到了王财主屋里。见王财主坐在太师椅上,神情沮丧地说:“帐房的钱让人偷了。丢的这些钱少说也得买一百亩地,里屋还丢了衣服……”

李二一听,酒醒了大半,抠抠脑皮说:“老爷,赶快报官哪!”王财主说:“说得轻巧,别看知县是我大舅子,少说也得一百两。”

李二问:“老爷,该怎么办?”

王财主对旁边站着的一个仆人说:“拿出鞋来让他看看。”

一位仆人顺手把一双破草鞋向地上一扔。

李二捡起来,瞪大喝得发红的眼睛,看了一遍说:“这不是那个小放羊的穿的吗?”

王财主点点头说:“我看也是。”

李二说:“我去把这小子抓来。”

王财主说:“要人脏具获;人就是要活的,可以再卖钱;脏就是丢的这些钱财要分文不少的拿来。”

李二向王财主一哈腰:“小的就去。”

王财主说:“要多带几个人。”

李二恐怕别人抢功:“小的一个人就够了,抓这小子,比抓小鸡还容易。”

李二拿了火把,一溜小跑来到小点的住处,他趁着几分未尽的酒力上去就推门,怎奈门从里面叉着,推了几下不开,干脆使劲儿敲了起来,边敲边喊:“你小子答应给我捶背,怎么这么早就睡了。”

小点本来睡着了,被李二的叫喊声惊醒了。他仔细听了听觉得有些不对头。于是赶紧穿好衣服戴上隐身帽,下了炕,蹲在了地上。这时候,李二已敲得不耐烦了,“啪”的一脚把门踹开,闯进了屋里。他举着火把从炕上到地下的每一个角落都照遍了,摸遍了。嘴里嘟哝着:“门叉着,人呢?那么多钱,放在哪了,真他娘的怪。”又搜索了几个来回,还是什么也没找到。

李二急了,哄骗说:“小点,快出来,只要你出来,从今往后我永远不让你捶背了。”

小点知道,这是骗他,不管李二怎么喊,他也不出声。

“你真的不出来,我就放火了。”李二歇斯底里地怪叫着。

小点知道李二的阴险毒辣,他是不会放过他的。这时小点想起了隐身帽里“有困难找我穷神”的话来。于是他悄悄走出屋子,祷告了一遍,果然,穷神说了话:“不用怕,让他烧吧,你暂时去住村北破庙里。”

李二真的放了火,在苍凉的夜空下,茅屋瞬间成为灰烬。但是在整个过程中,李二始终没见到小点的影子。他怀着疑问和不安去见王财主。

王财主一见李二就问:“人呢?”李二垂着头回答:“没找到。”“那钱呢?”“也没找到。”王财主一听火冒三丈:“当初你一个人去就没安好心。结果怎样,你把人烧死了,钱你一个人独吞了,你认为死无对证了,是吧?”

李二一听,浑身发抖,辩解说:“小的真没见着那小子,更没见着钱呢。”

王财主把桌子“啪”得一拍,大声呵斥:“你还敢狡辩,来人哪!”话音未落上来两个家丁把李二捆了。“拉出去先打五十大板,再把他关起来!”王财主恨恨地嚷道。

夜已很深,王财主回到屋里又气又恼,怎么也睡不着。忽然他听到了一阵脚步声。“谁?”他惊恐的喊了一声,紧接着去点灯。火柴刚一亮就被“噗”的吹灭了,接下来一个幽幽的声音在他耳边飘荡:“我是羊倌小点,一个时辰前被你家保镖李二给烧死了,阎王爷说我太屈,让我向你索命来了。”

王财主吓得毛骨悚然,舌头根子也短了:“你,你在哪呢?”“哪儿并不重要,先把你老婆孩子招呼起来!”

王财主颤抖着手把刁氏和胖墩推醒了。然后点着了灯。

“都跪下!”小点仍幽幽地说。

王财主一家三口规规矩矩地跪了下来。

“抬起头来看看我吧。”三人一看,几乎晕了过去。只见小点全身黑乎乎,手中拿着一把明晃晃的菜刀,怒气冲冲地站着。

原来,小点早就戴着隐身帽悄无声息地跟随李二来到了王财主家,直到李二被捆了以后,他才走进厨房里,从灶膛里弄了两手灰,往身上、脸上抹了一遍,然后拿了一把菜刀随王财主进了内屋。

一家人真的以为是小点的鬼魂显灵,吓得哆哆嗦嗦。

“冤有头,债有主,第一,要以命抵命,明天把李二交县衙办理,不许徇私枉法。”

王财主和刁氏急忙磕头说:“是,是!”小点又说:“第二,在五天之内把我的房子建好,然后由你在我院里为我送葬。” 王财主和刁氏回答:“照办,照办。”小点还说:“送葬前把你霸占的我家的田地送给穷困人家,把你霸占穷人家的房产田产全部归还穷人。”王财主一听,看看刁氏,刁氏又看看王财主。小点把刀一举说:“不照办?” 王财主和刁氏赶忙点头:“照办,照办。”

“若办不好,我还来找你们,让你们一个也活不成。” 小点说着,立即没了身影。

王财主舒了口气说:“我的天哪,都是李二惹的祸。”刁氏说:“你明早赶快把李二送衙门,把他办了。”

第二天一早王财主叫人把保镖李二送县衙,然后急忙找人为小点建房。房建好以后,由王财主主持在小点家里为小点“送葬”。

这天,小点家中里里外外聚满了乡亲们。王财主已在小点的房间设好了灵堂,他的一家人穿着丧服,垂头丧气地守侯在灵堂前。时辰一到,只听得空棺材“嘎巴”一声巨响,从棺材里跳出小点来。这一跳非同小可,把个王财主一家三口吓得瘫软在地,众乡亲们见了活生生的小点也很吃惊。小点黑脸黑手横眉怒目,一手握着菜刀,一手拽着魂不附体的王财主就向屋外走,顿时人群如波开浪裂般闪开一条路。“我是小点,我没有死,今天由穷神爷相助向王财主讨个公道。”说到这里转过头对着王财主:“把你抢夺我们穷人家的地契、房产拿出来还给大家。”

“还给我们!”大家异口同声的喊,这时候,早有帐房先生抱了契约按人发送。小点指着龟缩的王财主说:“你要了我们穷人多少命,今天也要算!”人群沸腾了,异口同声地呼喊:“向王财主讨回人命!”只见愤怒的人群呼喊着,叫着,骂着,拳脚、木棒雨点般向王财主劈头盖脸地打来。眨眼间一个横行霸道的王财主成了一堆肉泥。紧接着,在小点的带领下人们又来到了王财主家里。很快他们分光了王财主家的粮食、骡马、牛羊。



如果觉得隐身帽不错,可以推荐给好友哦。
Tag:民间故事民间故事大全,中国民间故事,四大民间故事幼儿教育 - 少儿故事 - 民间故事
相关文章
在百度中搜索相关文章:隐身帽
在谷歌中搜索相关文章:隐身帽
在soso中搜索相关文章:隐身帽
在搜狗中搜索相关文章:隐身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