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习、分享、快乐
当前位置 >> 68楼bet体育在线投注官方文章资讯作文园地应用文高中生优秀作文 ― 浪子传奇

高中生优秀作文 ― 浪子传奇

[10-28]   来源:http://www.mp3-ytb.com  应用文   阅读:0

高中生优秀作文 ― 浪子传奇,本站还有更多关于应用文,应用文写作格式,应用文写作教案,应用文范文的文章。
正文:

    高中生优秀作文 — 浪子传奇(优秀作文,作文,中学生作文,高中作文

  剑,一种难以琢磨的兵器
  他是浪子,他不叫浪子,他的真名字似乎从来没有人知道,别人都叫他小浪.
  小浪有剑,一把宝剑,一把特殊的宝剑,没有剑刃的剑.

  夕阳西下,京城郊外的一处小酒馆,一个很老的"老板",一双饱经风霜的手布满了青筋,粗糙的象老树皮一样,满脸的皱纹,象爬满了一条一条的虫子,只有一双眼睛,让人觉得他还没有老.老板娘只有二十岁,起码看起来只有二十岁,妩媚的眼神,浅浅的笑,让是男人的男人都心动.
  一张桌子上做了三个客人,一样的黑衣,一样的刀,一样的神情--焦急。另外一张桌子上做了一个着蓝衣的公子,表情看上去悠闲许多。
  小浪坐在第三张桌子。
  一辆马车从西面驶来,车还没到,车影已经进了酒馆,有点怪怪的感觉。马车上下来四个人,一个身高过丈的巨汉,一个满头白发的年轻人,一个沉稳的老者,一个俊美的有点象女孩子的公子哥。
  四个人下了马车径直走到蓝衣公子面前,蓝衣公子含笑望着那位俊美公子。
  “准时”
  “谢谢”
  “给你”
  “谢谢”
  一个红色的包裹推到俊美公子的面前,他拿起来转身向外离开,和他同来的三个人紧随其后。
  突然,三名黑衣人同时跃起,同时攻向不同的三个人,和俊美公子一起来的三个人。
  巨汉中刀,鲜血溅出;老者转身双手夹刀;年轻人抬腿后踢。
  砍中巨汉的黑衣人想抽刀再砍,但刀已拔不出来,巨汉用肌肉的收缩力牢牢的夹住,黑衣人一惊,一惊的时间,巨汉的大手抓住他的头,头碎,人死。
  砍向老者的黑衣人见老者转身夹刀,刀锋一转,变砍为刺,老者左掌拍向刀背,右掌打在黑衣人的头上,头碎,人死。
  快刀,黑衣人的刀快,白发年轻人的腿更快,头碎,人死。
  “好,很好,非常好”蓝衣公子三句话赞三个人。
  “阿南,伤重吗?”俊美公子没有理蓝衣公子。
  “没事,小伤。”
  一道剑光刺向俊俏公子,老者双手夹向剑锋,白发年轻人出腿踢向剑锋,,又一道剑光刺向俊俏公子,老者突然回身,双掌变抓,抓向巨汉,俊美公子拉巨汉后退,由于巨汉太重,速度稍慢,一道剑光没入了俊美公子右胸,,巨汉大吼冲向老者,老者出手直取巨汉腹部,一抓抓入巨汉胸膛,巨汉肌肉收缩夹住老者右手,双掌合击老者头部,老者不向外抽掌,只是往上一提,巨汉立时腾空,双掌击空,老者出左手打向巨汉腹部,“啪”的一声,老者左臂断裂,巨汉立刻出双拳打在老者胸前,老者倒飞出去,手里抓着巨汉的内脏飞了出去,原来俊美公子出手打断老者手臂,扶住巨汉,同时白发年轻人踢飞一道剑光立刻来到俊美公子身边,另一道剑光杀伤俊美公子立刻后退。
  “阿南,伤怎么样?”俊美公子扶着巨汉。
  “公子,怕是不行了,北爷他为何……?”
  “他可能是“二十三路烟尘”的卧底,那两位应该是“老夫少妻”,一流的杀手。”
  原来这位俊美公子是“金风楼”的大当家“风里红袖”冷剑笑,巨汉叫阿南,老者叫莫北,白发年轻人叫战中,“金风楼”五大护法之三,蓝衣公子是“细雨楼”的二当家武墨。原来京城几大势力“金风细雨楼”自王小石退隐之后分裂为“金风楼”和“细雨楼”两派,“六分半堂”自狄飞惊死,雷纯死,雷动天死后而衰败,被“二十三路烟尘”取代;
  “迷天七圣”一蹶不振,销声匿迹,而又崛起一个组织“飞将军”,京城武林势力四足鼎立,由于“金风”“细雨”二楼由原来的“金风细雨楼”分裂而成,实力反不如另外两股势力,其中“飞将军”由京城御林军总统领“飞将军”南宫飞主持,官民结合的势力,最为强大。
  这时,阿南已经缓缓的闭上眼睛,到在冷剑笑的怀里。“老夫少妻”已经破墙逃走。
  战中飞身出腿直取莫北颈部,一根竹筷从背后袭来,战中返身踢飞竹筷,借竹筷之力,再踢莫北,又一道竹筷射向战中,战中再返身、踢筷、借力、取莫北,又一根竹筷,连续十三根,终使战中一招力竭。
  “你什么意思。”战中怒目瞠视武墨。
  “战兄好腿法,足可比已经过逝的追命捕头。”
  “我问你什么意思。”
  “能有这样腿功的人,当今天下不出三人……”
  “我问你什么意思。”
  “莫北将死,补上一腿有何意思?”武墨转身离开。
  冷剑笑抱着阿南对战中说:“战中,走吧,带阿南回去。”
  霎时间,小酒馆的人走了精光,只剩下小浪和几具尸体。小浪拿起剑顺着大道向京城方向走,到城门口时,天色已晚,没办法进城,只好在城外觅一处可以睡觉的地方。走不出多远,看见一辆马车,车内点着灯,两个人影对面坐着,小浪转身想走。
  “朋友,进来坐吧。”
  小浪转身面对马车,车廉掀开,满头白发的战中向他点了点头,不自觉的小浪上了马车。
  “你叫什么”冷剑笑问“小浪”“练武之人”“是”“加入我们”“不”“为什么”“……”
  “你来京城做什么”“来看看。”
  “我陪你看看?”
  “不”

  “客来客栈”,小浪在京城的住处,清晨起床,摸着口袋里还剩下的六文钱,小浪似乎才明白,既然要在京城待这么长时间,也许该找个便宜些的地方。现在还欠了六两银子的房钱,真不知道该怎么好。就这样,小浪还是住在“客来客栈”,不过是换了个地方,住在后院的小屋子里--伙计们住的地方,不管怎么样,有了个住处,还能赚点钱,没什么不好。 www.mp3-ytb.com
  伙计里,小浪认识了一个朋友,他叫“刀仔”,刀仔很照顾他,总是和他说很多,很多关于京城里的故事,让小浪更加了解京城里的事情。
  一天,老板突然很紧张的把伙计们叫到一起,告诉大家,今天要有重要的客人,小心伺候着,别的什么都别问。
  “刀仔,你说今天会来什么人啊。”
  “叫你别问,你就别问了,知道多了,不见得是好事。”刀仔说完就往后院住处走去。
  “哎,什么事总得知道点吧,你不能老这么糊里糊涂的。”
  刀仔没有回答小浪,回后院去了。到了上灯的时候,店里面一个客人也没有,估计是在等重要人物的出现。又过了半个时辰,大约十几辆马车从两个不同的方向驶来,车上下来也足足有五六十号人,所有人都不说话,只是相互点头示意。进入客栈后只有四个人围着一张桌子坐下,其他的人都很警觉的站立在四周。小浪他们只能待在很远的地方等候吩咐,可是一直也没有人来吩咐什么。只是远远的看见四个人的神情由平和似乎变的很激动,然后又归于平和,然后相互点了点头,看样子将要离开。
  此时,一道刀光杀向坐在桌边的一名中年书生,好美丽的刀光,象飘雪一样,夹杂着一丝凉意,中年书生回身出剑,飘来的却是一股酒乡,带着十二份的醉意。一丝凉意并不能唤醒这浓浓的醉意,刀光一转,宛如青天霹雳,带着轰轰的雷声,震的人心里一阵的难受,又一道刀光从第一道刀光中射出来起,闪电般来到中年书生胸前,中年书生只能尽力的将身体向旁边挪开一点,刀光没入肩头,使刀的人一击得手,立即突围,虽然只有瞬间的时间,可是哪里还有突围的可能,至少二十种以上的兵器或者暗器打向此人,立时间就要将其绞的粉碎。小浪出手了,因为他看清了哪个人是刀仔,他不知道刀仔为什么刺杀那个中年书生,他更不知道这些人到底是谁,但是他知道,刀仔是他的朋友,他不能看着朋友死去。小浪的剑,一把无刃的剑,出剑、救人一气呵成,飞身飘出三丈开外,可是他们并没有脱离包围,来人中的一半随着他们移动三丈,将他们困住。
  “小浪”刀仔惊讶的看着小浪。
  “先别问什么,杀出去再说。”小浪微微的笑了一下。
  “好,杀出去再说。”
  刀仔出刀,又是那种美丽的象飘雪一样的刀法,“雪花”慢慢的飘落下来,有的被人挥舞着手中兵器挡开了,有的却落到了身上,雪落到身上就“化”了,可化完了不是水,是血,应声有三人倒下。小浪出剑,带着一份自信、一份朦胧出剑,剑招朦胧?剑意朦胧?总之,人在剑光下有一种昏昏欲睡的感觉,又有三个人,也许是因为睡眠不足的原因,在剑光中“睡着了”。但是小浪和刀仔并没有杀出一条路,甚至连一条缝也没有,那个包围着他们的圈子,迅速的合拢,再度将他们困在当中,也许是因为圈子小了,他们感觉到的压力和杀气更加凝重,似乎和空气一起冻结在空中。
  “杀”随着一个老者的声音,对方出招了,从四个方向,不,应该是无数个方向,包括上方杀过来,如果说小浪和刀仔还可以躲,那只有往地里面躲,他们能钻进地里吗?不能,所以他们没有办法躲,他们只有出招,刀仔的刀变的快了许多,有如疾风暴雨般的挡开各种兵器,刀挡不开的,就用身体,他只想挡开更多的兵器,好让小浪有杀敌的可能,他做到了。小浪出手,一份愤怒、一份狂傲,一把无刃的剑却砍断了四个人的头颈。可是结果只是让困住他们的圈子变的更小,压力来的更大,刀仔负伤了,三处伤口,手臂上、大腿上、背上,刀仔用人体结构中比较抗击打的部分挡住了他用刀挡不开的三招,虽然血往外渗出,可斗志似乎更加激昂。
  对手并没有给他们喘息的机会,攻击一刻也没有停止过,而且来的更加猛烈,其中有一股异常强大的力量,老者出手了,小浪挺剑而上,虽然他知道他接不下这招,但是他更不想让刀仔去接这一招,无刃剑带着一份无奈、一份黯然刺向老者,小浪立刻意示到他错了,老者的力量还远远大于他原来的估计,撤剑已经来不及,胸口中掌。“哇”的一口血从胸腔中喷出,染红了胸前的衣裳,刀仔虽然再毙敌两人,可是却用人身体结构中并不十分坚强的腹部接了一剑,说是接了一剑,确切的应该是中了一剑,一剑差点将他扎穿。
  小浪知道,也许今天他们没有办法冲出去了,但是小浪还是再度出剑,并不是困兽之斗,因为那剑去的更加自信,因为带着一份玉石俱焚的信念,小浪不怕死,但是老者怕,老者不想用自己几十年的地位身份来和一个他根本不知道名字的人来做交换,所以他退,由于他退,包围他们的圈子有了一丝的缝隙,一丝缝隙对于小浪和刀仔来说,已经足够。小浪和刀仔追击老者,不是因为要击杀老者,而是因为他们要突围。
  老者突然间停止后退,因为他看出小浪和刀仔在看到有突围的可能的时候,剑招和刀招显然没有了刚才那份带着必死信念的力道,这样的招式他完全可以接的住。小浪和刀仔被再度震退,重新回到那个该死的圈子里面,而且受了更严重的伤,小浪由于用力过猛,连续吐了几口血,而刀仔的伤口也撕裂的更大。也许两人真的没有活着突围的希望……。

  “杀”老者第二次发出同样的命令,声音显得有些凄厉、沙哑,夹杂着许 多的愤怒和羞辱,异常的坚定,愤怒也许是因为刀仔伤了他的朋友、兄弟,羞 辱的也许是因为自己损伤了这么多的手下,甚至自己出手,都始终无法拿下这 两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所以,他必须杀,否则还有人悠闲的做在酒馆的桌 子边,等着嘲笑他们。 “慢”也是一个字,来的真的很慢,让在场的所有人都不自觉的放慢了动 作,一个白衣老者也是用和声音一样的慢慢的脚步走了过来,腰间一把剑,一 把没有剑鞘的剑,手持一枚御赐“平乱珏”。 “冷捕头”老者恭恭敬敬的退后三步,给白衣老人让了一条路。 “南宫将军”白衣老人友好的向老者点了点头。 “冷捕头,有何赐教?” “赐教不敢当,只是有事请南宫将军帮忙。” “冷捕头请说。” “我要带这两个孩子走。” “我要是不同意呢。” “南宫将军。” “冷捕头。” 静,死一般的寂静,连风也没有一丝。这位被称为南宫将军的人的呼吸声 打破了这种静,他的呼吸声越来越重,越来越快,脸也越来越红,既而呼吸又 越来越轻,越来越缓,脸色也随之恢复。 “撤”,瞬间人走的光光的,甚至连尸体也没有留下一具,就象这里什么 事情也没有发生过一样。 “冷血?”刀仔惊奇的看着白衣老人,小浪听到这两个字后就再也没有知 觉了。 www.mp3-ytb.com
  京城里象炸了锅一样,人们都在议论,有两个年轻人,杀伤“飞将军”护 法之一,醉生,在二十四天杀阵中击退“飞将军”二当家南宫云,居然能全身 而退,真是不得了啊。
  “这是哪?”小浪醒过来的第一句话。 “神候府。” “你是——”
  “冷凌弃。” “冷血。” 这时候,诸葛神候和冷血的三个师兄都已经去世,神候府没有了神候,这 只剩下一个冷血。在冷血的照顾下,小浪的伤势一天天的好转,冷血告诉他, 刀仔已经被他送到京城外的的一个山村里养伤,那里还有许多和他一样大的朋 友,等他的伤在好一些就可以去那里找他。每个人都可以看出冷血喜欢小浪, 因为小浪象他,象年轻时候的冷血。 “拔你的剑,看看你的伤好了没有。” 小浪出剑、冷血出剑。 风停、声静。 两人都僵立不动,小浪的剑尖点在冷血的胸前,冷血的剑垂在手中,剑尖 斜指地面。 “唉——”冷血长长的叹了口气。 “去吧。”冷血转身进屋去了。 一阵风吹过,小浪身后的三朵花随风飘落,茎部剑削过的一样的平,小浪 收剑出了神候府。 
  京城的喧嚣已经远远离去,现在的世界是如此的平静、安宁,离开京城数 百里之外的美丽的小山村里,这儿有山、有河,山上有鸟,河中有鱼。这儿的 人日出而做,日落而息,人们过着和和气气的生活。这住着许多象小浪一样的 人,冷血救过的人。 “小浪,你多大了?”一个清脆的声音,一个好漂亮的女孩。 “不知道,二十多吧。” “还不好意思说呢,看你长相这么小,一定没有我大。”漂亮女孩歪着头,
  用手托着腮,两只不是“很大”的眼睛里,有一点点的“坏”。 “小丫头,净胡说。” “你说谁小丫头?”这下漂亮女孩急了,一下子站了起来,两手叉腰站在 小浪面前。 “哎,你这怎么了,我——” “你你你,你什么你,是不是你说我小丫头?” “没,没,一定不是我说的,哪个王八蛋说的。” “说你自己是王八蛋。” “没有啊,我是说说你是小丫头的那个人是王八蛋。” “我不管,我是要你承认自己是王八蛋。” “你看你一女孩子怎么这么——”
  “这么什么?这么什么?你说啊”漂亮姑娘的眼睛由不是“很大”变的很 大了。 “别,大姐,你饶了我吧。” “你喊我大姐?也就是说我很老是吧。” “你一个人爱怎么样就怎么样吧,刀仔说过:和女孩不要讲道理,女孩没 有道理好讲。”说完,小浪夺门而出。 “小浪,你回来。”漂亮姑娘一跺脚,牙咬着自己的嘴唇,眼泪刷唰的就 流了下来。

  “小浪,你说我们是不是就这样在这里生活下去,一直到老到死?”还是 那个漂亮的女孩。 “在这不好吗?你不快乐吗?”还没有经历过磨砺的女孩对山外面的世界 是那么的陌生又是那么的向往,也许在她的想象中,山外的世界一定是很美很 美的。 “那道不是,只是我想外面一定很好玩,有更多更多的象我们一样的好朋 友。”在她的心里面人与人之间的感情来的那么的简单。 “是啊,外面是有很多很多的好朋友。”小浪不想打破一个少女对生活的 美好憧憬。 “那我们为什么不出去转转呢?好不好。” “现在还不是时候。” “那要什么时候呢?” “不知道,也许明天,也许永远不。” “不,不是明天,也不是永远,是今天,”刀仔从外面走了进来,“小浪,
  我们该出去了,我们都不是能过惯这里生活的人,我们应该回到属于自己的地 方去。” “到时候了吗?” “到了。” “我也要去,我一定要去,我非去不可。”漂亮女孩晃着小浪说。 “步摇,不要闹,外面不适合你。” “不行,为什么适合你,不适合我,我就要去,就要去,你不带我去,我 也要自己去。”这个被叫做步摇的漂亮女孩不依不饶的,急的眼泪在眼眶里直 打转。 “小浪,带步摇去吧,她能帮我们很多忙的。”刀仔替步摇求情了。 “还是刀仔好,哼,你不带我去,我和刀仔还不带你去呢。”步摇一脸的 得意。
  其实小浪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回到京城,自己的目的到底是什么,难道 练武的人一定就要在江湖中搏杀,要名、要利、要权,也许是吧,没有人能摆 脱这些诱惑,小浪不行,刀仔也不行。 京城“飘香楼”上出现了三个人,一个三十岁左右的中年男子,一个红脸 的汉子,还有一个很漂亮的小姑娘。三个人一进酒楼,掌柜的就迎了上来, “大爷请,大爷是来参加大会的吧,请楼上坐”掌柜的恭恭敬敬的将他们请到 楼上坐下,三个人在楼上选了一处较偏僻的角落坐下来。不久,楼上陆续的人 多了起来,从装束、行为上来看,都是些江湖人物,似乎都有些来头。当一个 年轻公子走上来的时候,所有的人都站起来和他打招呼,“楼公子好。”原来 这位就是细雨楼楼主,“细雨刀”楼梦山。 “各位英雄,这次细雨楼以及金风楼、二十三路烟尘广发英雄帖,请各路 英雄进京,就是为了和大家共商大计,共同对付“月黑风高会”,这个暗杀组 织在三个月内做案一百三十三起,杀害武林同道二百多人,居然还宣称‘江湖 没有杀戮既不为江湖’,虽然我们江湖中人总会有些争斗,但是这半年来一直 比较安定,各门派之间也多是友好交往,这个“月黑风高会”手法残忍,妄图 挑起武林争端,所以,我们一定能够要联合起来,铲除“月黑风高会”。 “铲除月黑风高会”所有人都振臂高呼。不知道是因为月黑风高会让他们 感觉到巨大的危机感,还是自古以来江湖人物都是比较愚蠢的,总之,这种群 情激愤的场面到处都可以看见。 在这种群情激愤的气氛里,大家相互寒暄着,互相吹捧着。“原来是武当 三剑,久仰久仰,武当三剑侠的名声在下早有耳闻,今日一见,荣幸之至。” “哪里,哪里,华山双雄才称的上江湖大侠,我等心仪已久。”“哎呀,这位 原来是通天斩,岳正,岳大侠啊,失礼失礼。”“这位不是大名鼎鼎的乾坤一 剑,凌大侠吗。凌大侠仁心义胆,锄奸惩恶,实在是我辈中之典范。”…… www.mp3-ytb.com
  “这三位是——?”楼梦山走到三人傍边,试探性的问道。 “噢,楼公子,我二人乃是‘长江双杰’,这位是我们的妹子。”红脸的 汉子答到。 “‘长江双杰’?久仰久仰。”真不明白,不知道就是不知道,为什么都 要说久仰,也许在江湖中久仰的意思就是,更本就不知道你是谁。(换一下试 试看,“我们是长江双杰”,“噢,长江双杰?根本不知道你是谁。”,听上 去舒服多了)
  来的客人门都被安排住下来,长江双杰和他们的妹子住在西楼的两间客房 里,与妹子一起住的还有一位“女侠”。 “小浪,你说他们到底在搞些什么?”这个漂亮姑娘当然是步摇了。 “叫我哥,我现在是你哥,姓金名大路。”三十岁的中年人就是小浪了。 “哥,就哥嘛,干吗凶人家。” “拿你没办法,刀仔,你和他说。”小浪无奈的对红脸汉子挥挥手。 “哎——,现在他是你哥,他姓金名大勇。”步摇得意的看着小浪,一点 坏坏的笑。 “行了,行了,你一个堂堂六尺三寸二的汉子,没事老和女孩斗什么嘴, 婆婆妈妈的。”刀仔说话了。 “听见了吧,你要让着我。”小步摇又得意了一次。“刀仔,哎,不,大 哥啊,六尺三寸二的汉子是什么意思?”小步摇又有了新问题。 “别,你还是问小浪吧,我睡觉了。”刀仔摇了摇手,自己上床睡觉去了。
  小步摇把眼光移向小浪。“哎呀,妹子,你就饶了哥吧,自己回房睡觉 去。”连推带哄,小浪将步摇送回房间。 步摇一回房间看见同住的“女侠”还没有睡,热情的和她打招呼。 “你好,我是‘长江双杰’的妹妹,你叫什么?” “噢,我是“江南断玉堂”的。” “江南断玉堂?是干什么的?你在里面又是做什么的?”也许步摇犯了江 湖中“久仰、久仰”的规矩,对方不耐烦的回答她:“不干什么的,别问那么 多了。” “这么凶,不和你一个房间了,我还是去找我大哥他们。”步摇嘴里叽叽 咕咕的出了房门,向隔壁房间走来,到门口只听见小浪的声音“谁?”“我” 步摇顺口回答,推开房门却只看见后窗半开,房间里一个人影也没有。

    本文编辑:


如果觉得高中生优秀作文 ― 浪子传奇不错,可以推荐给好友哦。
Tag:应用文应用文写作格式,应用文写作教案,应用文范文作文园地 - 应用文